追蹤
Sangpuy‧ Katatepan 盧皆興
關於部落格
台東卑南族 卡地布部落(Katatipul 即知本)

他的歌聲是擁有貼近古老靈魂的橋樑

是天地間虔誠的讚揚

  • 1022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台北藝術節@大安森林公園

永龍的主打歌被阿修唱掉了,我猜想他要唱什麼...
他說:這是一首讓台灣的原住民音樂被世界注目的起點...
腦皮質中深藏的記憶好像伸出了觸手反動著
郭英男-老人飲酒歌-奧運主題曲


olor="#ffffff">郭英男走了好久,在苦澀的國中升學壓力中。
老人飲酒歌一直支撐著我思緒的空間
買不到這位阿美族阿公第二(三?)張專輯的遺憾
在郭英男走後,一直空懸著。
郭英男走後許久,出現了胡德夫的聲音
空寂了三十年卻接續了穩健雄厚的音質情感。
胡德夫的努力耕耘也帶出眼前的野火樂集
新生之輩個個努力著。
然後我才知道卑南巴拉冠(青年會社)這樣的地方。

永龍唱著老人飲酒歌,用野火的旋律,永龍的聲調


毫無預警的一股感傷急湧上心頭,郭英男走後
不應該的是我的遺忘,人的遺忘。然後好多事情的發生
我好想念郭英男的聲音...十年的流逝,發生了好多事
我曾經時刻歌唱,而今只有在我回到高山接近海洋的時候才願意張口
也不知道在跟誰賭氣,這是否很像王小冬的閩南金門腔不願意在台灣講一樣?
我不知道,只是總有濃重的鄉愁湧上心頭。
漸漸的郭英男走後兩三年,我再也沒聽過人現場唱老人飲酒歌。

老人飲酒歌,老調新唱,蘊含著永龍的情意
不同的和聲,美麗依然。老調新唱,就好像阿公還活著一樣
一直活在我們的生命之中,真有那麼一刻,
我才知道我一直記著老人飲酒歌的合音的繽紛
與野火所唱略有不同,但絲毫不模糊我對古調的記憶
真有那麼一刻,我感受到郭英男還活著
我自永龍的歌聲解離出,對原初郭英男聲音的濃重思念
如果沒有永龍的吟唱,這些事情不會發生,真的謝謝永龍!
不斷的複製再版並不能永遠抓著記憶和保證對方在身邊
但是藉由創作,更深邃的想念與之共生。對我而言此及生命的厚度。

沒辦法,哭的太悽慘了。Malikasaw的歡愉我還來不及轉換
反而受了舞台群邊草地上的鼓舞,在我看了幾場野火樂集的表演
這是第一次我看到這麼多人跳了起來,不分男女老少
盧皆興又跑出來唱了,草地上終於實現了我跳單人舞的願望
有時候興奮很簡單,只是一種對歡愉的期待和旋律的加快,甩去了煩憂
該死的很晚該死的書我一直都念不完...但我寧願留在草地上跳舞
身後十來個老外,安可叫的很賣力,
謝宇威一動也不動的看著,不知道他是否吃味,這是有可能的
身後躺著一台yukon和某bike,情侶也盡情的跳著。
如老鷹般滑翔的舞姿,和著單人舞把鄉愁甩上雲霄
積墊的是濃重的情感,再一次的謝謝野火。



第三首的安可,不在我時代的『牧童之歌』
看起來很受歡迎,老人中年人們無不歡騰,手高舉在半空中
永龍說:原住民也是會唱國語歌的!
跳舞的人更多,搖擺的幅度更大了
我又溜不開,因為觀眾太美麗,大家用力和拍用力鼓掌
一起『伊亞-呼!』然後我又多拍了許多張觀眾的照片
揮別了這美麗之夜。



去年此時我在北宜和一群新認識的朋友們看著獵戶流星雨
今年此時我在看不到流星雨的大安森林公園想念朋友們以及永遠的郭英男
並且我期待著野火的成長

每次都很低調的原浪潮又要來了



★2007原浪潮音樂節
10.27(六)午場 台北故事館
11.10(六)晚場 大安森林公園
11.17(六)午場 紅樓北廣場
12.8(六)午場 中山堂光復廳*
12.8(六)晚場 中山堂光復廳*
Ticket Price: *中山堂為售票入場, 其他場次均自由入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